打滚的希德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要哭了(),高中同学聚会之后的奇怪展开(np),打滚的希德,琦书屋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我看着他所指的方向,有些诧异,说起来有些自大了,方才我在看向那里的时候也在想:要是再多几朵鲜花就好了。

越白杨看向我,眉梢间挂着飞扬神采,他说话的时候嘴角翘起的弧度不高,显得不那么真诚,可若是旁观者瞧见了他的眼睛,便再也不会怀疑他在其中所付诸的真情实感,清冽如同月光,又耀眼如同日光。真是个矛盾又迷人的男人啊。

我在心里摇了摇头,把色心收了收,跟着他的讲述微笑,做好一个倾听者的姿态。对于这样的人,我并不陌生,那个总爱生气的暴躁老板就是其中一例,他们就像站在树上的小猫,总要你软着声音、低下身子,才肯屈尊降贵地跳下来,把爪子交给你。

转了一圈,我顺利成章地要到了越白杨的电话。

“对了越白杨,如果这边结束了的话你是要回英国吗?”我心里怀着小心思,装作漫不经心地问。

越白杨说:“还没想好,也许会到其他地方采风吧。”真是滑不留手啊。我悻悻地走回酒店,高兴当然也是有的,要到了高手的联络方式,不过失望也有,越白杨接触的圈子比我想象中得要厉害,那么他能看得起我们这个小小的工作室吗?或者说,他能看得起无名小卒我吗?

卫决明舔着奶油疑惑地看着我:“怎么了,好像不开心?”我看着他那虚幻的尾巴好像又在摇啊摇的,想着要是是真的就能拽一下就好了。

哼了一声,我倒在床上:“今天好累啊。”

“今天是我工作了一天,你怎么反而累了?”床铺一沉,他的热度涌上来。灼热的手指带着奶油的甜香,从裙摆下滑上腿心,又搓又揉,弄得我那里痒痒麻麻的。

“唔嗯”慢慢有水声上来,他轮廓分明的手指掰开内裤戳进去,指腹轻按着揉了揉,弄得我有些欲罢不能。

这刚睡过的男人就是没完没了,我嗔怪地瞪了他一眼,被他捧着脸颊,带着一点凉意的脸蛋贴过来,眼里又冒了火,灼灼烧得我全身都软。他挑拨着我的腰肢,轻轻抓揉,分明的指节一下一下地蹭着下乳,真是要命地痒。

“你不是累了吗?”我嘟囔着说,他捉住下巴就是一亲,盯着我:“我什么时候说累了?”

卫决明把我抱住,黏黏糊糊地吻着我的耳朵:“ia,你要是累的话,我给你按摩好不好?”

按摩,这祖宗什么时候学了这个?

我正诧异着,他拉开裤链,把勃起的性器顶上来,钻过内裤缝戳着阴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玄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聊天群:从地球开始的诸天

牧红尘123

神狱都市

找花的懒狮子

我们小小蝼蚁,复活复成救世主?

RoBao怡

他们什么时候要离婚

乳酪丝

大人他想硬饭软吃

江上秋风起

我靠退休卷翻修仙界

醉蟹钳